郑州艺术生高考
郑州艺术生高考 郑州艺术生文化课 郑州艺术生高考 郑州艺术生文化课

欢迎新学员,放飞皱鹰

发布时间:2014-12-08 11:14  作者:辅导老师  来源:未知   浏览:96 次

  9月,空气里充满了青春的气息。笑笑的教室里,英文单词、数学公式纠缠旋转;非常的大厅里,画笔挥舞,色彩斑斓。这里,我们带着一群艺术学子跨入了他们人生中最沉重的阶段。

  另外一个世界,或是热火朝天的军训生活,或是书香洋溢的背包单车,大学校园里有我另外的牵挂。好奇如常,拨通了他们的电话—— 一群刚从笑笑毕业,刚跨入大学的孩子。似乎,他们变得忙碌了,电话不能保证第一时间接通,不变的是,无论多晚,总会记得回复我。似乎,他们过得很精彩,回复我的言语中已不再开口“主谓宾”,闭口“非谓语”,而是“社团”,“学生会”,“篮球”,“旅游”……我真心为他们开心,他们开始真正体验这个世界了。

  浙江理工大学的王向荣说,“老师,我刚在上英语课,是全英文上的啊,我听得好玄乎啊~~”,天洋的英语一直是弱项,高考冲刺的三个月,每天晚上加班加点,总算过了高考这个门槛,大学里的全英语授课对他还是有点困难;和鲁迅美院的孙俞琳微博了一下,这个孩子在冲刺阶段除了睡觉就是学习,现在总算可以喘口气了,她正在考虑去哪儿玩呢;中国美院的黄润洋,忙得不亦乐乎,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复我的短信,他说,“老师”,“我在篮球队训练”,“有空回你哦”。9月了,送走上一届的学生已经有3个月,现在他们陆续进入了不同的大学,走上了与高中完全不同的一条道路。或许,他们各自精彩的人生会让他们逐渐淡忘高考前那黑暗的三个月。而有些记忆却会永远存在于我这个年轻班主任的脑海里。

  9月,是一个纠结的月份。对于送走的学生,我的记忆依旧新鲜;身边又新加入了一样可爱的学生。“迎来”和“送走”同时存在于这个月,让我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小小的忧伤,淡淡的欣喜,微妙无比。“迎来”和“送走”这两个词在我的记忆里被一幕幕画面定格着。

  1月到3月,校长把一个个学生亲自交到我手里,说“Linda,***就交给你了。” 领着新同学,了解他/她的情况,参观我们的教室,介绍我们的老师,领取教材,安排座位,带到班级开个小型的迎新会,最后,和新生一起搞定他们的行李和寝室。这个过程中,感觉自己年轻的心也顿时成熟了不少,我是他们来笑笑后第一位可以依靠的老师,我这么定位自己。

  6月4日,离高考只有3天,班里一位被叫做“五百哥”的学生,王栋森,整理了行李,准备回温州备考。我叫了王师傅,笑笑学生都认识的一位朴实的司机。我帮他拎着一袋袋的行李,做着最后能为他们做的事。从寝室到门口这条路,在这时变成了记忆回播的轨道, 他来的那一天,在迎新会上唱了一首《精忠报国》,顿时同学们被他的激情倾倒了;他立志高考要取得500分,于是大家给了他“五百哥”这个外号,第二次模拟考后,他的外号悄悄变成了“六百哥”……偷偷看了他的行李,笑笑白皮书,颜料画架,沉沉的是他这三个月在笑笑所有的记忆。离别前,栋森感慨了一句,“老师,你记得吗,我来的那一天,你也是这样把我的行李一袋一袋地往寝室里拎,今天,你又一袋一袋地帮我拎上回家的车。开始和结尾都那么完整。”临了,他递给我一瓶矿泉水,“老师,你嗓子不好,多喝水。” 挥手高别。

  其实,我忘不了那一次“迎接”,因为和学生有太多次这样的接触,但我记得每一次与他们分离的场景。“迎来”和“送走”之间有太多的事情值得记忆,值得感动,所以才会对这两个时间点特别在意。迎来学生,我看到的是对梦想的执着,对大学的向往;送走学生,我能感受到那一副副稚嫩的肩膀上扛着的父母的期盼,老师的希望。迎来时,他们的表情各不相同,我可以读出一些桀骜,一些期待,一些忐忑,也有一些夹杂着怀疑;送走时,他们的神色仍不相同,有些是不安,有些是信心,有些是迷茫,但共有的是信任和不舍。在这两个时间点中间,短则2个月,长则6个月,和学生们相处着,悄悄观察着他们哪怕是细而微小的变化。跟他们的年龄差别不大,因此了解他们也变得顺其自然的简单。

  有个郑州本地的学生,娜丹,第一次模拟考取得了不错的进步。她的脸上却总有着一丝不自信,仔细观察总会捕捉到她的不安。我想,言语的安慰和规劝难免会有点苍白无力,那么让她安心学习的方法就是鼓励她在第二次、第三次模拟考中取得好成绩,一切的不自信便会随着铁铮铮的成绩被驱逐得烟消云散。和她一起拟定了详细的学习计划,不再表达无关紧要的关怀,因为什么对她是最重要的,已在我眼里,在她心里。看着她的表情逐渐明朗、逐渐自信的时候,我想,这个学生已经被自己“说服”了。读着他们的表情,帮着他们一起排解学习和生活的困扰,“迎来”和“送走”之间的距离就像直线一样,在我眼里成了最短距离。